英德基层医改为群众撑起“健康伞”-楼港资讯

2019-11-08 09:27:03 阅读量:290

2019年第一季度,英德市各县住院率上升至90.7%。

徐镇中心医院标准化建设后的新面貌。

廉江口镇张廉村卫生站。(概念图)

标准化建设后石亨水乡卫生中心的新面貌。

1968年的一个早上,广东省英德县万宇镇(现英德市东华镇)卫生院附属村卫生站的医生严于坚来到医生办公室“报告诊断”。在离诊所约20公里的村子里,一名病人发烧,急需治疗。

燕于坚立即手里拿着药箱、煤油灯、弯刀和猎犬。他跟着山里的村民走了6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经过热检测、诊断、注射、药物处方...治疗结束后,颜于坚回到了原来的路,晚上回到了卫生站的诊所,那里有数千盏灯。

让我们把时间追溯到2018年。

10月7日上午,英德市志环镇居民吴老伯在志环镇中心医院住院期间病情突然恶化。主治医生通过远程会诊确认他患有急性心肌梗死,需要送往清远进行紧急抢救。当时,恰逢国庆节和交通堵塞。为了确保病人能及时得到治疗,智环镇中心医院果断地用直升机转移了病人。当天早上,吴老伯在智环镇中心医院被直升机及时送往清远,仅用了半个小时,就成功完成了心脏支架的介入手术。

时代的车轮在向前滚动,城市的发展在不断变化,日新月异的故事总是在英国展开。

医疗保健是民生之必需。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英德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迅速:乡镇医院从破旧的泥砖房转变为崭新的高楼,乡村医生从山川远行转变为偏远的省级专家,群众从四处就医转变为“大病不能出县城,小病不能出村……”

自2011年以来,英德市积极推进初级卫生保健综合改革,投资2.2亿元改善市级人民医院、中医医院、23个乡镇卫生院和256个村卫生院的营业场所建设,投资1600万元为乡镇卫生院配置基本诊疗设备。市、镇、村医疗卫生体系不断完善,城市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水平明显提高,公共医疗问题明显缓解。2015年,在全省58个县级市医疗服务能力综合评价中排名第五,2017年,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效果评价上升至第三,2019年第一季度英德市县住院率上升至90.7%。

●作者:陈永怀记者万山河·沈文茜

20世纪60年代的形势

办公室在一栋破旧的泥砖房子里,没有电也没有水。

英德市卫生局老局长严于坚(现已退休)回忆起英德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深受感动。“1968年,从中山医学院(现中山大学医学院)毕业后,我被分配到英德县万宇卫生中心下属的农村卫生中心。当时的医疗条件非常困难。办公室是一个破旧的泥砖房子,没有电,没有水,只有煤油灯可以用来看医生。”严于坚回忆说,医疗中心的医疗设备和技术相当落后,医生依赖血压计、听诊器和温度计的“第三件”。“缺乏医疗保健和药物”是真实的写照,只能治疗感冒和咳嗽等常见病。

改革开放后,各级党委和政府开始重视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20世纪90年代初,为应对乡镇卫生院综合服务功能薄弱、农民看病难、住院和缺医少药等问题,广东省围绕实施“三不配套”启动了三项农村卫生建设项目。英格兰和德国通过购买设备、培训人员和翻修建筑,大大提高了初级保健水平。

1992年,严于坚就任英德市卫生局局长(现为英德市卫生局)。在他任职之初,他大力推动城市“无与伦比”的民生工程。结果,英国和德国各乡镇医院的升级改造工程相继展开,老旧破旧的瓦房建有高层建筑,为未来英国和德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21世纪的快速发展

实施初级卫生保健综合改革

2019年9月10日,国家卫生委员会在广州花都召开广东省初级卫生保健改革新闻发布会,介绍广东省加强初级卫生保健和深化县级卫生保健改革的典型经验和做法。市委副书记、英德市长肖永科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英德初级卫生保健改革的经验。“英国和德国初级卫生保健改革的经验”传遍全国。

这不是“英国和德国初级卫生保健改革的经验”第一次传播到全国。在2018年9月27日的国家县综合卫生保健改革和2018年12月6日的国家初级卫生保健改革中,英国和德国都介绍了它们在初级卫生保健改革方面的经验。

为什么英国和德国的医疗保健能在全国会议上多次发表经验演讲?这主要是由于2011年积极推动初级卫生保健的全面改革。

“2011年之前,英国和德国的医疗保健发展非常困难。医疗保健财政投资不足、医疗保健人员工资低以及初级医疗机构服务条件差的问题严重制约了英国和德国医疗保健的发展。”英德市卫生局局长兰东松告诉笔者,此前,英德市财政每年对基层医疗机构投资约167万元,仅占医疗总成本的5.5%左右。为了维持医疗保健,大多数初级医疗机构遭受收入和支出损失。初级医务人员的待遇得不到保证,很难“留住人才,吸引人才”。

此外,基层医疗机构基本医疗设备设施不足或破旧,诊疗环境无法及时有效改善,群众医疗需求无法得到满足。

为了摆脱这一困境,2011年以来,英德两国逐年加大投资,创新机制,以多种措施推进初级卫生保健综合改革。

做好《金融》文章

全年财政投资1.6亿元。

一方面,英国和德国加大了财政力度,充分利用了资金。2011年,按照“两个决策、一个补偿、三个保障”(固定收入、固定支出、收支差额实际补偿、员工工资保障、正常运行保障、可持续发展保障)的原则,英德出台了基层机构经常性收支核定和平衡补偿及收支两条线管理暂行办法,实施公益性第一类财政供给、公益性第二类事业单位管理和收支两条线管理。据统计,在初级卫生保健改革之前,市财政每年投入160多万元用于卫生保健。改革后,市财政2011年投入2140万元,2018年增加到2.3亿元。其中,英德市人民医院按照三级一级标准加快升级,全面完成乡镇卫生院“五个一”医疗设备配置,投资1.8亿元完成大湾、西牛、大东、王步、寻训等乡镇卫生院新建改造项目。

金融安全为英国和德国医疗卫生服务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与改革前相比,全市乡镇卫生院门诊、急诊和住院人次分别增长1.7倍和84%。乡镇卫生院的业务量占全市业务量的比例从改革前的50%上升到56%。病人显然回到了基层。2019年第一季度,全市各县住院率达到90.7%。

做好“人才”文章

改善医务人员待遇吸引和留住人才

另一方面,英国和德国的“人文”文章做得很好。

张建培回忆起自己是波罗乡医院的院长时,深感悲痛。2008年,当他接管波罗镇健康中心时,他问药剂师他的收入情况。药剂师打了他一巴掌:“今天,他以每包10美分的价格卖了5包退烧药,总收入为50美分。”这种困境不仅使普通医务人员难以留住,也使许多管理人员难以留住。2005年,新招聘的院长在上任的第一天就提交了一份辞职报告。2007年,现任院长也自愿辞职。

如今,博罗镇卫生院摆脱了原有困境,2018年门诊人次达到2万,营业收入约250万元。员工平均年收入约为9.6万元,医生平均年收入约为13万元。张建培说,“这是由于2011年实施了灵活的医疗改革政策。”

英德市卫生局局长兰东松表示,从2011年开始,英德两国将把医务人员的绩效工资分为基本绩效工资和激励绩效工资。同时,创新收入分配机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将向市卫生局申请增加绩效工资总额。市卫生局将根据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业务收支情况进行审批。年度绩效工资增长总额控制在基本医疗卫生机构扣除药品、材料、检验检验收入后净服务收入的50%以内,其余用于卫生事业发展。这种方法保证了医务人员不会因改革而减少治疗,从而大大提高了机构和人员的积极性

2014年,英德按照广东省边远地区乡镇卫生院医务人员岗位津贴发放的精神,将医院分为三类,每类根据职称分为五个等级。岗位津贴按分类分级原则发放,人均800元/月标准。其中,第一类医院人均月津贴为600-1500元。二级保健中心每人每月补贴700-2000元;三类医院每月补贴800-3000元。通过扩大三级医院、二级医院和一级医院之间的补贴差距,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偏远山区“无法吸引和留住”人才的问题。

改革的成就

全县住院率达到90.7%

经过多年的改革和发展,英德市的医疗保健行业呈现出“三升一降一控”的趋势。“三升”:一是医疗服务能力不断提高。2015年,在广东省58项县级医疗服务能力综合评价中排名第五,县域住院率为90.7%。市人民医院也被列入2018年中国县级医院综合竞争力150强名单。荀镇和东华镇中心医院在省级基层医院综合服务能力方面分别排名第二和第四。;第二,医疗服务数量显著增加。与改革前相比,全市公共医疗卫生机构门诊急诊和住院人次分别增长21%和28%,其中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包括村卫生站)门诊人次占全市门诊人次的69%,患者明显回归基层。第三,医务人员的收入继续增加。2018年,全市公立医疗机构人员支出占业务支出的比重达到40%,医疗人员平均年收入比改革前增长1.1倍,尤其是医疗中心,从2010年的42,000元增加到2018年的96,000元。

“一滴”:药物比例明显下降。2018年,全市公立医疗机构药品比例为23.3%,比改革前下降7.5%。

“一控”:医疗费用的有效控制。与改革前相比,全市门诊年平均费用增长6.4%,住院年平均费用增长4.1%。

500彩票 北京快乐赛车pk10 中国竞彩网 澳门金沙


作者:匿名   2019-11-08 09:27:03